--結果我真的拿這個當作主題了。

向來鬼神一事,敬之遠之,結果今天居然希望我們大肆談論啊。

先不說相不相信,對於不熟悉的生物人總是抱持著好奇且驚異的心情。

今天鬼門開,一般來說當然會害怕,但其實這是一種溫暖的交流不是嗎?

比起已經逝去的人們,活著的「人永遠才是最可怕的」。

 這是我存活至今,學習到的經驗。

小金人擂台賽Day10鬼故事大接力

話說回來,弟弟也是。

我們家不是殺手家族不會打打殺殺的表達愛意,可能是因為這樣才覺得意不足被忽略了吧。

(也許他上輩子投身揍敵客<你扯遠了>的記憶太深刻)

鬼月一年只有一個月,但當家裡多了一個人,一年要煩惱的至少是三百六十五天。

到底是哪個比較可怕呢……

 

好吧,那個主角本人據說八字頗輕的,在家裡說要去拜拜,母親詢問為何,

回答「你不知道我是……體質嗎?」

出口的一刻,整個空氣的氣氛有一種詭異的凝結,就像是用言靈破壞了什麼保護,讓什麼跑進來一樣。

(請不要問我什麼是什麼)

 

此外,上次感受到氣氛轉換是在校園內騎腳踏車的時候,

夏日午後,有沒有在榕樹樹陰(榕樹的管轄範圍)內外是差很多的。

有人說過兩種樹很陰,一為榕樹(二為槐樹,槐樹傳說請看字型),

後來才知道榕樹是會包容孤魂野鬼的樹木,很溫柔吧。

只是同時榕樹也滿霸道的就是了,在他根部處,連野草都不太容易生長啊……

據說銀杏樹對植物對土地也一樣的狠毒,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什麼需要守護的東西呢?

全站熱搜

火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